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涞水网 > 旅游 >

摩托车飙车时速达299公里 其影像资料瞬间变扭曲

194发布时间:2018-03-06 07:23 类别:旅游

摩托车飙车时速达299公里 其影像资料瞬间变扭曲

  原标题:拿命搏速!南京一摩托车手飙车时速达299公里,被警方抓获

  一辆宝马牌摩托车在南京机场高速公路上急速行驶,频繁变道超车。其最高速度开到299公里每小时,犹如高铁速度,以至于其影像资料在瞬间变得扭曲。

  近日,一段时长1分2秒的摩托车手飙车视频在社交平台引发热议。有网友评论称,“太危险了”,速度都快赶上高铁了,看得心惊胆战。甚至有人说,这样的速度跟任何车辆碰擦都是致命的,对于这种“拿生命当儿戏”的行为应该严肃查处。

  对此,3月1日中午,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官方微博 @南京交警 对外发布通报称,3月1日上午10时30分,南京交警高速五大队办案民警将违法犯罪嫌疑人史某(1994年生,无业)抓获。警方认为,史某驾驶摩托车在南京机场高速上高速竞驶,涉嫌危险驾驶。

  南京交警表示,目前该案在进一步侦办当中。

  对于史某是否涉嫌无证驾驶,南京市交通管理局对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表示,目前交警部门已对上述事件立案侦查,相关情况待查清楚后将对外通报。

  据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称,史某驾驶的是2014款宝马S1000RR,相当于轿车里的超级跑车,正规进口的新车售价在25万元左右,同款车型在南京大概只有2辆~3辆。其时速从0加速到100公里,只要2.6~2.8秒,提速非常快,电子限速是时速约299公里,史某的驾驶速度已达到这辆车的极限。

  南京传奇车友会会长,圈内人称“老黄”。他对澎湃新闻说,他对于这种行为予以谴责。从摩托车骑行的角度看,时速299公里是非常危险的,这是在拿命搏速度。任何一点轻微的杂物、石子,车辆根本把控不住,如果遇到汽车突然变道的情况,根本来不及反应,后果不堪设想,这对公共安全、对家人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。

  老黄对澎湃新闻说,一直以来社会对摩托车发烧友群体存在一定的偏见,他这种行为影响了所有合法骑手的形象。他的群里有几百名发烧友,因为热爱摩托车才走到一起,而且手续都是合法的,他们受到各种监督,如果出现竞驶、飙车、超速,面临的违法成本较高。

  为此,老黄建议相关部门应该从源头上加强监管,加大对非法途径购买无牌无证车辆的查处力度,提高其违法成本。

  [澎湃新闻对话南京传奇车友会会长老黄]

  澎湃新闻:史某在南京机场高速飙车的事,你是怎么知道的?你认识车主吗?

  老黄:我是2月26日在我们车友群里看到的。事件经过发酵后,28日我才知道(视频里的驾驶人)是他(史某)。他曾在我们的车友群里,我跟他只有一面之缘。车友们在南京市江宁区的一个村搞聚会时,见过他一次,后来在群里聊过。

  他对摩托车也蛮热爱的,不过跟我们玩摩托车的方式有一些差异。他骑的车相当于汽车里的改装跑车,喜欢去竞速。2016年,群里有调整,要求车辆必须合法合规,他自己主动退群了。

  澎湃新闻:你作为资深发烧友,对飙车手所骑的宝马牌摩托车应该比较熟悉,能否请你做个介绍?

  老黄:他骑的是2014款宝马S1000RR,相当于轿车里的超级跑车,如保时捷、兰博基尼。南京正规进口的车型大概只有2辆~3辆,圈内人士基本知道。这款车如果是二手水车,价格在9万元左右。正常同款大贸(正规海关进口,并经正规经销商销售)新车售价在25万元左右。

  这款摩托车时速从0加速到100公里,只要2.6秒~2.8秒,提速非常快,电子限速是时速约299公里,他已经开到了这辆车的极限。

  澎湃新闻:你对史某在高速上时速开到299公里怎么看?

  老黄:对于这种行为,我们是予以谴责。从摩托车骑行的角度看,时速299公里是非常危险的,这是在拿命搏速度。任何一点轻微的杂物、石子,车辆根本把控不住,如果遇到汽车突然变道的情况,根本来不及反应,后果不堪设想。这是对公共安全、对家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。

  一直以来社会对摩托车发烧友群体存在一定的偏见,他这种行为影响了所有合法骑手的形象,以后我们合法骑行的空间可能会受到挤压。

  澎湃新闻:从流传出来的画面看,视频很有可能是驾驶人自己拍摄下来后来发出来的。你觉得他拍下视频并传播出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?

  老黄:炫耀、得瑟,对于骑跑车的发烧友来说,如果把速度推到299,是比较得意的事。

  澎湃新闻:难道他不知道这种行为的危害性,而且有可能被交警部门关注,并因此受到惩处吗?

  老黄:这就是他比较年轻的地方吧。在自媒体如此发达的时代,他只要往一个很小的群发,发出来之后,经过朋友或朋友的朋友转发,不断发酵,就造成了巨大的影响。

  澎湃新闻:你刚才说,社会对摩托车发烧友超速、飙车和竞驶一直有偏见,你们在现实骑行中是什么样的状况呢?

  老黄:圈子里面对水车是比较排斥的,对于这种车最大的问题是,因为不是正规车,没办法上牌,也不交税,监控拍到也抓不到,所以违法成本很低,竞驶、极速行驶也不受约束。正规摩托车车主,之所以不会做这样的事,是因为受到的监督比较多,违法的成本也很高。

  我跟你算一算,首先一辆车,我付出的成本就比较高,我从大贸(正规海关进口,并经正规经销商销售)店买一辆摩托车要花24万多元,正常要像汽车一样交2万元车辆购置税,在南京市区上牌(俗称“大牌”)要6万多,另外上保险要1万多元,加上做一些改装,一辆车的花费就超过30万。按照江苏省的规定,摩托车11年就强制报废。

  所以说,拥有一辆摩托车,绝对是真爱。上了牌之后,我们就要合法合规地骑行,因为挂牌照后违法就会被扣分、罚款。

  我们摩友群里大多都有固定的职业,包括私营业主、公务员、老师等,都上有老、下有小,要对个人和家庭负责,不可能拿生命开玩笑,去竞速飙车。大家是在合法的同时,享受骑行的快乐。

  澎湃新闻:在发烧友群体里,玩极速、超速、飙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群状况吗?

  老黄:现在南京的摩托车友群体里,理性、规范化是一个趋势。也许在5年~10年前,这样玩的人还是有一些,现在在慢慢减少。随着年轻的增长,经济实力的提升,加上结婚有小孩了,有了家庭责任感,就不会这么玩了。

  这个1994年(出生)的史某,社会责任感有点缺失。喜欢竞速车型的人,是摩托车发烧友里比较年轻的,年龄在18岁到28岁之间。

  澎湃新闻:在你看来,发烧友是因为什么才喜欢上摩托车?

  老黄:这个群体以男性为主,主要还是受周围圈子的影响。我玩摩托车比较晚,2002年已经27岁时才接触一辆燃油助力踏板车(代步),后来开始接触大车,甚至中高端的车。在摩托圈里,有一部美国电影叫《why we ride》,里面讲了一句话我们很认可,那就是人对飞行的向往,在所有的交通工具里面,摩托车是最接近飞行的感觉。这就是我们接触了摩托车以后难以割舍、放弃的根本原因。

  澎湃新闻:在骑行过程中,具体什么样的感觉让你们感到快乐、有趣?

  老黄:我们喜欢这种被风包裹着、追风的感觉。在保证自己安全、共同安全的情况下,感受骑行的快乐。这里面有挑战自己后的刺激,比如骑越野摩托为了征服一座大山,高速冲上驼峰之后,挑战自己飞起来,这种感觉很愉悦、刺激。史某驾驶赛车可能是追求提速的刺激。

  澎湃新闻:骑摩托车、飙车需要承担哪些风险呢?

  老黄:在装备做得很全的情况下受伤,可能会有骨折,比如锁骨、手腕、腿部骨折,但是头颅能保证不会受致命伤。不过,这几年还是有人因为操作失误或防护不当导致死亡的事故。

  澎湃新闻:在城市道路飙车或者说玩摩托车受到种种的限制。在这种情况下,你们怎么来实现这项爱好呢?

  老黄:用摩托车来飙车的情况在慢慢弱化,后期出现几个方向,比如越野、长途拉力(摩托旅行)。越野摩托车的,一般到有山的专业场地。追求长途耐力的,可以到四川、云南、内蒙古等地。追求极速快感的,则到专业赛道里。我觉得,正常在市区的骑行还是以代步为主。